欢迎进入李克农故居! 现在是北京时间 2021年10月16日
相关研究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- 相关研究

一个李克农和他父亲的故事

在这里给大家讲个李克农和他父亲的故事。

李克农对父母亲都很孝敬。李克农的父亲叫李哲卿,出身于巢县烔炀镇个农民家庭,小时候在家读过私塾,也在家里干点农活,后来跟随做盐商生意的“李老太爷”(李培芳)来到芜湖,就在芜湖定居下来。李哲卿在芜湖的个洋学堂教书,以后在芜湖海关找到个小职员的工作,家道小康。

李克农在1899915日生于安徽巢县烔炀镇,是李哲卿的长子,从小聪明好学,颇得父母欢心。李哲卿的思想也比较开通。他让儿子李克农从小在村子里读私塾,然后到巢县上小学,他认为有知识才有出息,找碗饭吃也会容易些。后来,李哲卿把全家带到芜湖,李克农在芜湖上中学,圣雅阁教会学校,在学校里李克农就参加些革命进步活动。作为父亲的李哲卿十分担心儿子的安危,但他相信儿子干的是好事,给与理解和支持,顶住军阀和国民党宪兵的无理搜查和迫害。

40年代初,李哲卿被李克农接到延安。他对家人团聚非常高兴;对解放区没有剥削和压迫,也不用担惊受怕,感到新鲜和宽慰。到延安后,家人在起吃饭的机会就多了,只要有空闲,李克农就到父亲这边来说说话,后来干脆把他们的饭菜直接送到李哲卿的窑洞里,父子俩单边吃边聊。李哲卿是个从清末民国过来的人,有定的文化基础,很关心时事,他每天报纸必读,而且还看得很仔细。刚到延安时,他身着长袍和马褂,副遗老的样子,李克农母亲称呼人家“同志”,立刻遭到他的斥责:“你知道同志是什么意思吗?你个妇道人家,怎么和人家称同道志?”不过很快,他也习惯用“同志‘这个称呼了,而且也换穿公家发的制服了。李哲卿也时刻关心着儿子李克农。他的孙辈们这样回忆祖父:延安的夏天很热,祖父每天中午在窑洞门前用两块砖架口小锅熬绿豆汤,面用扇子扇火,面用毛巾擦汗,待汤熬好,盛出碗,让我们给父亲送过去。解放后,李哲卿又随儿子起进了北京城。李克农工作很忙,还经常抽时间去看望他。每逢春节,他总给父亲敬酒,并追述童年乐事,以慰老人的心。

李哲卿是个非常讲信义的人,他对那些在困难时期帮助过自己的人,直都没有忘记,曾经欠下的3000多元的债务直未还,成了他的大心病。建国后,就凭李克农他们那点工资是还不起的。李哲卿和儿子李克农商量后,给当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写信,决定把老家芜湖市吉和街的几间铺面房子交给政府,由地方政府代为清债,多余的钱款就捐给家乡政府。

1952年7月,李克农在朝鲜谈判期间,天,他突然收到了父亲在北京病逝的电报。当时,同志们都在紧张的工作,他强忍住泪水,将电报揣进了口袋。夜晚,李克农自人走出帐篷,在黝黑的天空下,面对着北京的方向,深深地鞠了3个躬,以遥祭父亲的在天之灵。李克农回想起自己这生在外奔波,全家老小跟着他吃了不少的苦,1931年顾顺章叛变,他撤到中央苏区,从此音信全无,家里生活的重担全部落在父母和赵瑛的身上;1946年母亲去世,他正在北平军调部紧张的工作,没能赶回去给母亲送终;现在,父亲在北京病逝,自己又远在异国他乡,不能尽孝。想着想着,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。

敬重先辈,尊老爱幼,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李克农他把个共产党员的高尚品德和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很和的结合起来了。

让这美好品德和良好的家风继续传承下去!

来源:本站   编辑:admin
打印本页   关闭窗口   返回顶部

皖公网安备 34018102340382号